君泽★

聪明的人都是疯子。

【杰律/佣律】有何不可(一)现代paro

        
咳,这是一个在校和杰克谈恋爱,校外和奈布谈恋爱的故事

文笔不太好,塑造的角色也有ooc

明显的年龄操作
设定上是奈布15岁
杰克21
弗雷迪已经22了

是一个甜腻的日常向x……吧?


————————————————————


  夏日令人聒噪的蝉声混合着凌厉的阳光使空气变得干燥又乏味。
           弗雷迪·莱利正在为他假期的兼职愁得慌,他今年已经大三,虽说做过西餐厅的服务员,派送过传单,甚至当过便利店的收银员,但是他总觉得不太适合自己,倒也并不是他做不好,反而追求完美的他一向做事认真,经常获得老板的青睐
           他想应该找一份多用用脑子的工作,“比如……”,他的目光停留在一栏招收家教的启示
“私人家教”
弗雷迪简单的扫了一遍。
“诚聘一位能够有充裕时间的私人家教,对象为一位15岁的男孩,凡有意者来者不拒,希望学术高明,能够有足够的耐心与好脾气,工资面议
地址:X市艾德若兹大街5号楼”
     看完要求后弗雷迪在心里仔细盘算了一阵
“15岁的男孩……应该不会太难办,我的时间也足够充裕”他的指腹细细的摩挲着袖口的布料最终像是决定了什么一般,记下了地址后预备登门拜访


找到住址着对于弗雷迪来说并不难,比如他现在已经站在了艾德若兹大街街头了,四周的人都是低声细语,从商铺里唱出的歌曲都是蓝调音乐,整个大街营造出一股安逸的氛围,弗雷迪很欣赏这样的氛围,至少不吵闹,能够定居在这里的人一定是个足够好脾气的人

弗雷迪向前走了两步,他试图找一位先生或者是小姐来问问路,正当他在犹豫问路目标而出神时一个戴着绿色兜帽的影子略微有些匆忙的闯入他的视线,弗雷迪还没来得及躲开就被撞到在地
“唔”
他有些吃痛的哼出声,略微吃力的支起身子,揉了揉自己被撞得生疼的腰,顺便瞟了眼同样捂着额头摔在自己怀里的人
对方明显是个未成年的男孩,弗雷迪再仔细看了看,棱角分明的脸庞,与常人不同,如甜腻的杯糕一般的粉发从兜帽里露了几分出来,颇为狼狈的散落在少年戴着发带的额角,半眯着的蓝色眸子里似乎装满了光,唯一有些看不过去的大概就是他嘴角那两道淡淡的疤痕

对方明显察觉到了眼神,颇有警戒意味的瞪了一眼弗雷迪

看样子是一个正值叛逆期并且还是一个没有礼貌的臭小鬼.他如此想到

弗雷迪暗自在心里诽谤一番将人从自己身上捞了起来,自然的站起身拍拍衣摆上的灰尘,抬头眼前摸着自己后脑勺的少年,弗雷迪伸出手露出一副自己拿手的社交式微笑

“还好?”
“……。”
“……。”

眼前那个行为怪异的孩子非但没有接受弗雷迪的好意反而无视了他自顾自的站起身,这让他有些火大,弗雷迪吸了口气悬在空中的手有些尴尬的收了回来

对面抱着手臂的小鬼露出一副极为不屑的表情,转身就走

“等等”弗雷迪连忙朝前追赶了两步搭上他的肩

脚步停了下来,少年皱着眉回过头
“你知道这里怎么走吗?”
弗雷迪不慌不忙的拿出那张他记下的地址纸片递给那个少年
那人随意扫了眼内容后竟轻声嗤笑了一声,带着一副好笑的表情看着弗雷迪那双灰蓝的眼睛
“我猜——你想去那里做家教,不过劝你早点放弃吧,那家的孩子脾气可一点儿也不好”
话毕还没等弗雷迪做出反应,他便甩开弗雷迪的手大步走远。

“果然是正值青春叛逆期的臭小鬼……”
弗雷迪皱起眉头看着那人的背影消失在街头

弗雷迪刚收起写着住址的卡片,一直安静地躺在口袋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 ,
署名是杰克。弗雷迪接下了电话

“喂?突然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顺带一提,这个名为杰克的人是比弗雷迪小一个年纪同寝室的学弟,法医学专业,手持解剖刀的他在学校算是小有名声,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在解剖室的他不仅刀法流利优雅,而且清晰的熟知人体的每一寸结构,简直就是解剖室里的艺术家,这让弗雷迪对他产生了些许敬佩之情

“谢天谢地你接电话了”
    从听筒的另一段传来一个温柔却又带着几分青涩的男声
“莱利!你今天是有什么事情吗?怎么整整一个上午都没看见你,要不是艾米丽告诉我我可以打电话问问,我甚至以为你已经遭遇不测,都已经做好报警的准备了”

弗雷迪在电话另一端皱了皱眉,他已经不知多少次告诉他这个自来熟的学弟叫他弗雷迪就好,可这一点杰克一直听不进去

弗雷迪并不习惯其他人这么直接的称呼他的姓氏,他认为这样太过于亲密,但矫正多次无果后弗雷迪便只好默认了这个称呼

“盼我点儿好不行吗?放心,我只是去找兼职工作了而已,等我拜访完这家的夫人就回来”

“噢……我知道了”对面的男声听起来有几分沮丧“我不明白莱利,你每个月的生活费明明如此阔绰为什么还要做兼职”

“锻炼自己而已,毕竟我已经有了这个能力了,没什么事我先挂断了,早点拜访完我也可以早点回来”

弗雷迪执意想要结束话题,杰克是个聪明人,故意对人用带着几分慵懒语气道出一个延长了几分的“好——”后,便挂断了电话


待到弗雷迪找到所在地时已经是下午了,他有些疲惫的揉揉眉心按响了门铃,屋内传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一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推开了门
“你是……”
“夫人您好,听说您家想要招聘一位私人家教”
“噢,这样啊,那我们进屋谈吧”
听闻目的后妇人的脸上露出了温柔的微笑,将弗雷迪领进了门。

弗雷迪天生一副好的口舌使这次谈话显得十分欢愉,他们谈的很融洽,还没到半小时便决定了一切,当弗雷迪说出自己所在的大学后,妇人更是露出了极为信任的笑容.

“那么以后就麻烦您了,我家孩子可能会有点调皮,前几位也就是因为他的顽皮所以才辞退这份工作的”女人的脸上露出几分难堪

“放心,夫人,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十分感谢……那么互相先认识认识一下吧”话毕,妇人朝楼上喊道
“奈布,下来见见你的新老师”

一阵繁琐的开门声过后,一个熟悉的戴着兜帽的少年出现在弗雷迪的视线里,很显然,当他们互相对视时,双方明显都愣了一阵

评论(1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