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泽MOKI

世界第一咔吹绿谷出久小可爱
p2是假如绿谷的性格变成了渡我的话x突然ooc
p3我觉得是黑久,当然,看不出来嗷
绿谷果然最可爱了

p1是一个垃圾短片儿,不知道为什么就画了
剩下的就是给自己垃圾文的配图,
全是草稿画风

灵幻新隆的灾难2

内什么的食用说明
1.角色死亡,有流血
2.角色严重ooc
3.是刀子,我真的写不出糖
4.设定有点崩原作
5.如果可以给评论我会很开心的(突然不要脸)
6.用来凑的。
须知:
1.黑影是灵幻自身的怨恨形成的

咳咳咳,本篇以下持续高能,不喜欢的赶紧跑,顺便最后是强行he






     当mob打开相谈所大门的时候发现师匠并不在屋里,那会在哪里呢,他有些纳闷,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了一股强大灵力波动,不对,这种感觉,是师匠,不是吧,
      mob的头脑里出现了一个最坏的结果,没等细想便使出最大的力气跑向灵力波动的中心
“师匠求你一定不要有事”

————————————————————————
当灵幻新隆快接近相谈所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看见不远处的小巷子里有一个男人的身影,仔细的看,与其说是个男人,不如说是一团黑色的雾气组成的人型,而且还有点儿眼熟?
突然那个黑影转过身,空洞的眼眶里什么也没有,在疑似嘴巴的地方裂开一道大口,凭空出现,一副嘲讽的嘴脸就这样看着灵幻。
    灵幻新隆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团没有实体的黑影
“找到你了,可恶的恶灵,我可不会怕你”
灵幻原本以为会激怒恶灵,但没想到那个恶灵却向灵幻伸出了手,接着缓慢的移动起来,像是引诱着他随着他去一个地方一样,灵幻不知怎么的,迈开了脚步跟随着恶灵的脚步进入了那个黑色的小巷子,不知过了多久恶灵在郊外的一座木屋前停了下来,指了指那扇门示意他打开
    灵幻回过头一脸不屑的望着那个黑色的恶灵但腿却不停的打着颤,他缓缓的打开了门一股恶臭也伴随着门的打开漫入灵幻的鼻腔,灵幻满脸厌恶伸出手扇了扇鼻子,“喂,恶灵,你想干什么……啊……。”
“这,这是什么?”
灵幻呆呆的望着屋里一具被破坏的毫无原型的腐烂尸体,但是令灵幻吃惊的并不是那具残破不堪的尸体,也并不是满屋子的鲜血,而是被丢在一边的沾满血迹的西装。
“那不是我的衣服吗?怎么回事?”
灵幻猛的跑向那具尸体,那头沾染了血液的茶色头发,狰狞的五官依稀的可以看出尸体主人生前所受到的虐待
“哈?骗人的吧,原来我已经死掉了吗?”灵幻痛苦的蹲了下,双手不住的捂住了眼睛,痛哭着,泪水不住地蔓延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
在这同时屋外的恶灵迅速的散开层层的环绕着灵幻钻进了灵幻的灵体,与灵幻融合在了一起
“灵幻新隆,知道吗,我们死掉的时候很可怜呢,明明我们什么也没有做,却被残忍的杀死在了这间屋子里,没有任何理由哦,死亡前我们可是痛苦的呼救着,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来救我们呢,好痛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好痛啊,可是你忘记了”
像是Satan的低语,深深的回荡在灵幻新隆的头脑内,击打着他的记忆枷锁,终于,那锁被打碎了,内心的怨恨痛苦,不满哀怨全部爆发出来,黑色的气息瞬间从灵幻的全身漫了出来。
装不下了,承受的容器破碎了,内心的黑暗蔓延出界限,灵幻新隆恶灵化了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凭什么,凭什么啊啊
谁来救我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好痛苦!!!”

谁来……救救我
mob……?

我觉得看不出来这是茂灵,嗷。(顺便那个文坑我我我)

灵幻新隆的灾难1

     第一次写茂灵 人物性格严重ooc,两人的感情我也表达的并不好,所以请见谅,关于那个恶灵为啥要杀师匠我还没想好(x)

ooc,刀属于我
爱情属于他们
糖属于你们







  灵幻新隆是个灵能力者,当然,这是他自己所说的,但他现在面临着非常危险的事情,在他的相谈所里,有一个恶灵,没错,有一个强大而又狂妄的恶灵,那个恶灵强大到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每天晚上都在他的耳边呓语
“我恨你,我恨你”
      “我恨你,你去死吧”
嘶——真是不妙啊,灵幻想着
每当这时,他的心脏都会像是骤停一样,好像自己也被一团黑色的气禁锢着。
       其实他大可以找来mob帮助他除灵,他也是这么做了,可是当mob来到相谈所的时候却告诉并没有什么恶灵,可能是他最近休息的不太好出现了幻觉,灵幻也只好就罢。
        并不是不存在,灵幻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存在,就算他再心慌,再害怕,他毕竟是mob的师傅,是一个社会人士,所以他可以骗别人,当然也可以骗自己,他告诉自己今天也是一个安宁平静的一天,以后也是。

   

…… 不过,真的是吗?
————————————————————————
这天晚上,迷迷糊糊的,灵幻感到的耳边的吵杂越来越大,他甚至感到自己的脖子被紧紧的掐住,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梦里醒来,醒来后的救赎让他的肺里充斥着空气,他大口大口呼吸着,他已经骗不了自己了,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灵能力者灵幻新隆,骗不了自己了,他觉得这次他可能会死掉,对没错,死掉,想到这里他疯了似的从柜子里,抽屉里,床下把平时用来故作玄虚除灵的盐全部洒在了房间里,闹腾到了精疲力尽后他才呆呆的躺在地板上,眼睛里充斥着痛苦的泪水,心脏的绞痛越来越清晰,最后他试着平复了自己糟糕的情绪,拿出了自己的电话,熟练的找到了列表之中的联系人
“mob……就打给他吧”这是他心中想到的第一个名字。
按下了拨号健以后,手机嘟嘟的响了两声就被接听了
“喂,师匠,这么晚有事情吗?”
果然是这么可爱的声音呢,刚刚醒来的mob的声音真是乖极了,真不愧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啊,灵幻这么想着,调整了自己的声音,换回平时轻松的语气,因为他不想吓到对方,顺便他这通电话并非只是打个电话就完毕的,他觉得自己应该交代一些事,可能就在明天,他就会死去,更或许用不到明天
“喂,mob吗?这么晚打扰你真是抱歉呢”
“唔,师匠,这么晚有事情吗?”
“啊啊,没什么,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想你了而已,别多想……”
“咦?师匠?我,我在的”
“mob啊,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超能力不可以对人使用对吧”
“是的,我还记得”
“恩,那好,mob,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就
算我不在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好吗?”
对面沉默了一阵,真糟糕,好像说得有点露骨了
“……师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灵幻沉默了,他的声音开始有些僵硬,甚至又有一些命令一般,低沉而又缓慢的说
“回答我,听见没有”
茂夫很少的听见他的师傅这么严厉的对他说话,就算他的心里想要反驳,但他觉得现在自己不能这么做,他只好支支吾吾的回答
“是,是,我明白了师匠”
灵幻好像知道自己吓到了他,换回了平常的语气
“抱歉啊mob,我只是有些心急而已,啊啊啊,不早了,抱歉这么晚打扰你啊,晚安吧mob”然后他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一般轻轻地说了一句“我喜欢你mob”
   
接着灵幻便挂掉了电话,他不敢再听了,他在害怕,至于在害怕什么,他在害怕他的弟子的声音,就是这样。干完这件事他换上了他最习惯穿的那套西装,对着镜子洗了把脸,盯着镜子看着镜面里的那个自己,眼神有些凛冽
“这是我自己的战斗,我可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灵能力者灵幻新隆啊”
他如此说着,对镜子露出了一个笑容,笑容里透露着自信,他已经没什呢牵挂了吧,毕竟从头到尾,他都是个彻彻底底的骗子,也就是一个欺诈师而已,他的所有只是仅仅的一个mob,满身的才华,和那个相谈所而已,打开自家大门走向了相谈所,他觉得他有必要去一趟。
        在另一边的mob红着脸僵在了自己的床上
“师匠他说,喜欢我……师匠喜欢,喜欢我……不过,为什么明天不能来相谈所了呢,真是有一点困惑啊”茂夫呆望着天花板,心里止不住的喜悦,他一直暗自喜欢着的师匠,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这份情感,他害怕被师匠知道,害怕师匠厌弃的眼神,但是就在刚才他告诉他喜欢他,,但不知为什么他的心中有一点点不安,于是茂夫爬起了床偷偷的溜了出去,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一趟相谈所。

回忆(林裴)林口述

可能是刀子?啊,本行不是文手啦,突然有感而发而已,写的不好多多包涵啦









“我也喜欢过别人,那个家伙和我一样不喜欢阳光,虽然每天都是一脸严肃的,也不怎么笑,怎么看都很无趣,但是不知为什么,看到他时,我就喜欢上了他,还有还有,他炸毛的时候真的看起来十分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抱起来揉揉他”
     林达抿了一口手中的酒接着说起来
“他真的很好看,很好看,一身黑色官服,看着他每次办案的时候的背影和归来的模样,真的很帅气,对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虽然穿着女装,还被他打的很痛,但是那时候心里只想着他真好看,还忍不住想着,洒家这一辈子,值了。”
     林达站起身望了望头顶上的月亮,冷冷的月光洒在地上,他伸出手接住了那月光,冰凉的月光映在他的指尖,他缓缓的合上了手掌,仿佛是想要把月光揉进自己的身体内一般。
      他声音有些颤抖,继续说道
“我曾经很多次很多次的告诉他,我喜欢他,可惜他只把这个当做我开的玩笑,从来没有当真,就连,就连最后,他也没有当真,没有亲口给我一个回应,我总在他的面前装着傻,为了可以离他更近一些”
        林达又蹲了下去,靠在了一边的台阶上,眼圈有点发红,很少见,他居然还会露出这副模样
        “最后他死了,我都没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更可悲的是居然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化作尘埃,随风而逝,就像个笨蛋一样,把自己害死了……”
       他呼了口气,突然转过身,满脸的笑容,凸现出了危险
        “我给你讲了个故事,你是不是也应该给点报酬呢?别怕嘛,我不吃你,我只要这个”
“ciao~”
一枝花他拿走了我的火腿以后就溜得连影子都没了,这真是个可悲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