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泽MOKI

文手问卷,一个漫长的坑

2.写一篇遗书,里面没有任何一个“死亡”“离别”等词。
#十革组#
致我亲爱的斯乔帕卡:
       亲爱的斯乔帕卡哥哥,今天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天气,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原因,病房似乎没有像以前压抑了,我今天感觉整个人都像是新生了一般,我想我的病快好了,马上就要好了,谁会再相信那个白色的魔鬼所说的话,他们居然说伊廖沙活不过这个星期了,看看我今天就和好了没有两样,我想我亲爱的斯乔帕哥哥,我马上就会从病房里出来,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出去划船,在西伯利亚探险,一起在白桦林里捉迷藏,你一定要等着我出来。
…………
…………
我很爱你,我亲爱的哥哥,知道吗?爱,我害怕今天不写出来,以后我可能没有机会了,相信伊廖沙,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无论何时何地,都一直在,以各种形式,各种模样,无论如何,我会保护你的,就这么多吧,安。(1991.12.20)
【当斯捷潘拿到这封遗书的时候已经距离伊利亚死去两个月了
“真傻……”那人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但是落下的水珠却打湿了信纸,上面的字迹如此熟悉,以至于陌生起来。
起风了,风里似乎有谁在低吟
“对不起……”】

评论(1)

热度(9)